详情
首页-忌廉/注册首页

  首页-忌廉/注册首页主管QQ91642--从在线办公到教育,钉钉的步伐正在加快。7月29日,钉钉正式宣布推出“钉钉学生号”。这一产品独立于原有的内容生态,面向全国的中小学生用户群体,并针对学生打造了新功能,此举被看成是钉钉在教育领域的又一次产品升级。受疫情影响,钉钉成了数字化教育行业最大的黑马,并通过一系列“平台+生态”的模式来搭建教育底层基础设施,正在成为教育数字化蛋糕的最大分食者。

  排山倒海的一星好评曾让钉钉火出了圈,如今,钉钉开始上线针对学生群体的服务。

  最新的“钉钉学生号”不止在使用界面进行了更新,还针对学生用户的需求新增了同学群、学生专属勋章和学生话题圈等独有的功能。

  钉钉教育产品负责人安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钉钉的学生号和日常工作场景进行了区分,学生号的页面更加专注学习内容,学生的学习目标可以从学生号的首页透出,家长和学生都可以自发地设立学习目标。而在安全方面,“钉钉学生号”仅限于用户和家长、老师同学聊天,保证接触人群的安全可靠。

  不过,目前“钉钉学生号”只能通过家长才能领取,孩子加入所在学校的钉钉班级群后便可获得领取学生号的资格。

  在“钉钉学生号”推出之前,钉钉早已成为很多家长和孩子必备的学习辅助工具。

  “学校要求我们统一使用钉钉参与直播课,老师也能通过钉钉布置和批改作业。”高女士的儿子昊昊今年就读小学一年级,受疫情影响,昊昊的春季学期没能正常开学,而是把课程和活动搬到了线上。据她介绍,这半年儿子的学习都是通过钉钉来实现的。

  但在使用的过程中,高女士也遭遇了不少麻烦和问题,“昊昊上课需要登录我的钉钉账号,我平时上班也要用钉钉来打卡,信息很杂乱。而且家里只有老人帮着孩子操作设备,经常是老师已经开始直播了,我们还没进入课堂”。高女士遇到的这些现实问题也反映了许多家长的心声。

  “共用手机号会造成家长工作信息和孩子学习信息混杂,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为了给孩子提供一个更为纯净专注安全的学习空间,这是推出钉钉学生号产品的初衷。”安步表示。

  跟进用户需求升级只是表象,钉钉的司马昭之心已经很明显:深入挖掘教育数字化领域的潜力。

  虽然由数字化办公起家,但钉钉早就对教育虎视眈眈。2019年,在“钉钉未来校园教育发展峰会”上,钉钉CEO陈航发布了“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并启动“千校计划”,协助1000所学校打造“未来校园”示范园区。

  今年对于钉钉而言无疑是绝佳的时机。钉钉自己发布的数据已经说明了这个蓝海的潜力。今年5月,陈航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钉钉支持了全国14万所学校、300万个班级、600万名老师累积在钉钉上完成了超过6000万个小时的授课,覆盖的学生达到1.3亿。

  伴随着使用范围的不断拓宽,钉钉也动作频频。今年1月29日,钉钉发布“在家上课”计划,支持直播、视频录播等链接观看课程及群内直播多种形式,覆盖在线授课、在线提交批改作业、在线日,钉钉发布了“未来校园”智能硬件生态。

  而此次推出“学生号”,被看作是钉钉加码教育板块的标志性一步。业内人士指出,钉钉正在成为教育数字化蛋糕最大的分食者,钉钉的数字化教学模式给线上教学提供了便利和新的可能性。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北京市基础教育信息化实验教学示范中心主任王陆认为:“移动化、在线化、智能化的数字化平台,能够为学校立体化的人才培养提供有效支撑。全新数字化平台的搭建是未来教育需要的。而实现教育普惠、助力数字化教学的全面落实,是未来教育发展的目标。”

  “钉钉要做未来数智化校园的统一入口”,钉钉副总裁方永新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直言教育之于钉钉的意义。而钉钉也被认为是阿里布局教育的关键点。

  从在线办公到数字化教育,钉钉的选择不失为明智之举。疫情不仅让数字化教育成了风口,也让钉钉的老本行在线办公成了诸多企业竞逐的市场。

  就在几天前,腾讯出资7.71亿元入股泛微网络,持股占比5%。后者是A股市场上的OA(办公自动化)第一股,堪称老牌的协同OA品牌。而在此前,腾讯已经拥有了腾讯云、企业微信、腾讯会议、腾讯乐享、TAPD等多款在线办公领域的产品。

  字节跳动也不甘示弱,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飞书,不限规模和使用时长。而飞书此前是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办公协同软件,还收获了小米创始人雷军的捧场。除此之外,华为云WeLink也加入了在线办公的战局。

  虽然稳坐头把交椅,但钉钉的位置在众多后起之秀的虎视眈眈之下,并不安稳。因此,尽早切入新赛道,才能占得先机。据《艾媒报告2019-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在线教育市场需求将继续增大,素质教育需求也将愈加迫切。

  值得注意的是,不止是钉钉,在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发生的100多起投融资事件中,不乏腾讯和字节跳动的身影。北塔资本合伙人王凯峰提出,“大量家长和学生长期缺乏类似钉钉这样的教育基础设施作为沟通平台,而从美国来看,相关市场规模可以达到千亿级别,钉钉正是看到了巨大的市场空间才进入教育行业,市场足够大且缺乏供给”。

  事实上,随着教育产业互联网的兴起,互联网类服务商的布局正在从C端向B端转移。除了强化在C端的教育流量外,钉钉也在通过在线免费直播功能切入教育TO B市场。

  新赛道上,不止是腾讯、字节跳动等老对手,钉钉还将面临在线教育平台的竞争,而后者深耕已久。

  最新发布的《2020中国K-12教育培训TO B市场发展报告》显示,钉钉的竞争者不再只是腾讯和字节跳动这些互联网巨头,以好未来、爱学习为代表的教育综合类服务商和以鸿合科技为代表的基础设施类服务商都在不同的业务领域和钉钉展开了业务竞争。对于钉钉而言,未来在教育领域呈现出的竞争局面将更加多元化。齐天2娱乐